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玩转马兰花草原 > 游上海庙 >

梦 草原

发布时间:2017-10-25 14:19:30
来源:
分享到:

【内蒙古旅游】窗外大片的白色刺痛我的眼睛,即使是闭着的状态,仍然可以感觉到阳光的炽热。它毫不费力地穿透皮肤,到达它所想到达的地方,我的瞳仁。于是,我在它的努力下睁开眼,如果我还愿意给它一个微笑的话,那微笑也是慵懒和空白的。



我奔跑了一夜,在草原上。我不太熟悉那个地方,只知道隶属蒙古境内。没有起因没有过程的,我就到了那个地方。是一马平川的草原,草及膝的长着,顺着你的视野就漫延到尽头。天与地是一个蚌壳,蓝色与绿色张扬开来,风舞在中间。

(图|来源于网络)


我怀疑这样的天色是不会有牛羊。实际上,天穹黯淡的很,云穿过风的手指,被拉出丝丝缕缕状,金箔色的阳光薄薄地贴近地面,印出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剪影。草被风鼓地东摇西晃,极力的伸延又极力的顿缩。仿佛思绪停留在一个滞点,回及过去的除了黑暗还是黑暗,而往前断崖正怒目而视着。



我有一刹那听到号角的声音,呜呜地踏着风背而来。打一个滚从草尖上掠过,凄凉和沧桑油然而起,成为画中的背景。风又不断地奏出更惊险的曲子,你必须聆耳细听。是万马奔腾,是惊涛拍岸,是群山怒吼,是怪古嶙峋。都不柔情,却大张着双手将你的心搓揉,拎起,再重重放下。呼吸,呼吸,只有呼吸。



天色愈发暗起来,草势显高,每一步都艰难无比。草的边缘呈锯齿状,狰狞着向我的裤腿和脚裸进攻。草下的土地松软,包裹着我的步伐,留下一个又一个深深的足迹。阳光低下头,俯视着草原,云层纠结在一起,沉沉地压了下来。



我转身再转身,风扯着我的衣襟打旋,我的黑发散了开来,四下里惊慌地跑。我张开十指,想要握住风的影子。我徒劳地一次次向前抓空,银白的戒指在薄阳下无力地闪着光,大声喊着背弃的誓言。我□后一次转身,眼泪掉进草丛,水份小的土地还未来及接收就蒸发了。但我仍然相信,草尖是尝到我的眼泪的,涩的发苦的滋味,兴许还掺杂了栗子蛋糕的甜绵。

(图|来源于网络)



我以为这样的气候下,是不会有牛羊的。所以,当它们裹着风依序出现在我眼帘时,我因怀疑而漠视。但这样的生命你是无法真正漠视的,它们越来越近,脚步踏乱了风的肆意,原本眯缝着眼的太阳也倏然全力睁开,阳光一下洒满整个草原。云层又一次散开,让阳光更好的笼下来。我呆怔着看牛羊群轰轰地走近,庞大的队伍,却整齐井然。有牛或羊偶尔会停下脚步,闲适地啃一啃草,绿色的汁液沾满了它们的嘴角,古铜色的皮肤因了绿而格外的生动。



天地豁然开朗,视线向前延展。我清晰地看到蓝色的边缘是轻雾是迷霜,或笼或散间,大片的绿色充斥其间。我的黑发终又回复平静,羞涩地依在我的肩头,尚有一两根还保留着曾经飞扬的姿态,我倒更欣赏它们,这是头发中的优品。银白的戒指因了光线而黯淡起来,灰蒙蒙地毫无情态。我摘下它用力抛出,一条极细的白色划一个弧度,埋没在更深的绿色里。

(图|来源于网络)



牛群慢慢地从我眼线中走过,为首的公牛眼神坚定,它甚至没有歪一歪头看看我这个迷失者。只是稳稳地一步一步扎实走着,宽阔的背后是忠诚而又亲密的伙伴,有小牛犊跑出队伍,撒欢地前后奔跃。猛地跳起,云朵被它嫩生生地欹角顶到,吓了一跳,四下散开,金黄色的光线抚遍牛犊的全身,照在它长长的睫毛上,瞳仁也因此而温柔而细水起来。



顺着牛羊群的消失,是太阳的位置。我像丢了东西似的蹲下来,摸索。草尖划过我的手背,是细碎的接触,我循势下去,靠近土的地方温湿的很,暖暖地包裹着,蕴藏着属于草原的暖昧。



(图|来源于网络)

然后,我起身,直逼阳光,我用瞳仁穿透它。是蓝,是绿,是山,是雾,是红色,是金色,是迷霭……



我醒了,喝水。我手上的戒指还套着中指,规矩,并没有丝毫背弃的动静。头发四散着铺在雪白的枕头上,夸张着黑色。床单的边缘印着草群,绿生生的安然适意。我疑惑着四下里看去,水杯,桌子,卡通T恤,牛角梳,电脑。电脑屏幕上跳跃着一行字,我将草原的图片发给你了。点击开□小化的窗口,牛犊靠在天际对我微笑,随着我的眨眼,它跃起腾空,嫩嫩的犄角顶开云朵,撞出一朵金光,四下溢开。

(文/浅绿  内蒙古旅游网汇编)


Copyright © 2002-2015 版权所有 蒙ICP备15004530号-1